筏木舟

月色与雪色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知乎体】保护我方张佳乐

  提问:怎样看待第七赛季夏休期结束张佳乐不负责任退役后第九赛季复出又转会霸图?
  
  如题。
  

  


  

  翻花绳花翻
  理工科咸鱼宅在家泡剧
  

  214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不邀,但不请自来。我答题一般答着答着就偏了这次肯定也不例外,但是我肯定不管怎样主题只有一个: 保护我方张佳乐
  
  张佳乐一直以来都被百花的粉丝捧得上天入地,不管是对是错,百花的人都能人手抓着把枪杆子对着那些黑张佳乐的人烧着一把火给全部杀了,噼里啪啦地把那些杂七杂八的闲言碎语给全部炮轰回去,大张旗鼓地用双臂身躯想要铸成一堵防护栏然后死死地呼喊着:“保护我方张佳乐!”
  
  原本依照剧本发展就应该是说张佳乐为此感动到屁滚尿流然后抓着百花战队这么一辈子不撒手,吊着一口仙气感激百花粉丝然后在赛场上拼尽全力,在一场又一场的比赛里燃烧起一片片绚烂的火花接着不断烧坏电脑的显卡。百花粉丝似乎都是固执地认为:张佳乐这个名字似乎就是应该和百花绑在一起醉生梦死然后缠缠绵绵到天涯。
  
  这么美好怕是半夜做梦都要笑死在床上没人收尸了。
  
  醒醒了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那些迂腐思想能不能歇歇能不能行行好了,放人一条生路吧!是非要把张佳乐折腾得像是古埃及法老死了那样把心脏和骨髓全都掏出来搞得整个完全一脱水状态,然后做成木乃伊遗臭万年吗。
  
  这么要生要死地捆绑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好意思一下子没忍住用了十分不恰当的比喻来形容,并且完全没有黑张佳乐的意思。我翻译一下,其实我上面那话的意思是百花是想要把张佳乐榨干得没有一点人气。
  
  行吧没有清晰的数据没有人会理我。现在无脑情感发泄完毕我给你们算一笔账。
  
  张佳乐第二赛季和孙哲平一起出道,途中孙哲平在第五赛季因手伤退役,然后张佳乐一个人把百花扛在肩上往下打在第七赛季退役。他带着百花的名号整整打了六个赛季,他带领百花战队六次打进季后赛,三次杀入总决赛,在三、五、七赛季拿到亚军。
  
  数据够清晰吗?不够就再退一万步,我们再来几个如果。
  
  如果张佳乐还在,拥有核心王牌百花缭乱,如果再辅以强势唐昊,那么在第八赛季的时候……
  
  那么在第八赛季的时候百花将会更具有竞争力,甚至直言不讳地说张佳乐会离冠军更近一步。哟,听起来好像是张佳乐的错。好像是他自己一手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好像是他自己断了自己的后路,然后硬生生把局面逼成现在这样。
  
  但是。
  
  但是从孙哲平退役开始,张佳乐身上的担子就忽然一下有几千几万吨那么厚重。直观点形象点而言就是他身上原本背了满当当的一大袋棉花,只在朝夕之间忽然彻底被水浸没然后要把他整个人压垮。张佳乐没垮成那啥我觉得百花的人就该偷着笑了,更何况张佳乐还给百花又拿了两个亚军。我当时还是别的战队粉就连在旁边吃个瓜,我都想要替张佳乐感慨压力山大。
  
  我不是百花粉。我没有体验过爱之深责之切,但是我知道张佳乐不是百花的专属品。他没有义务要因为百花粉而放弃自己的目标与追求。职业选手打职业赛从来就不是为了粉丝在屏幕前不顾一切的呐喊,这些从来就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从头至尾从一而终要为之努力的依旧是那个冠军。
  
  我喜欢张佳乐。现在看到百花粉在贴吧在论坛在微博在各种各样的地方把诅咒的方式玩得像是百花那么绚烂,一个不小心就是一个手雷过来炸得遍地花开,恨不得是在矿泉水瓶里加颜料一股脑扔到张佳乐头上然后看他躺在医院里,那么我也有充足的理由想一炮过去送他们升天。
  
  我还听到有人喊:“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行那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吃饭为什么要睡觉为什么要拉屎为什么要学习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百花粉如今如此待张佳乐我再说说张佳乐如何待百花。 某些百花粉看个比赛还直接往人身砸东西,张佳乐对此都没有计较,没有抱怨过一句——行吧这些公开的我就不说了。
  
  说点私人的。
  
  我坐标Q市,除了在商场偶然见过一次张佳乐本人以外多多少少也在各种发布会各种赛场上见过他。张佳乐这个人看起来没个正形,在联盟里打了也有那么些年了怎么也没见着他像隔壁韩队叶队老林那样能直接看出来年纪大了状态下滑了,不管他是个什么鬼原因都不可否认他还算是老当益壮,还能打。
  
  扯远了,我再说说那次偶遇。我被爸妈一脚踹出家门去超市打酱油,那我心说反正都得去干脆把需要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商品一次性买够了呗。然后我就跑去了不知道啥地方,就看到两个带着帽子罩着口罩全身上下都包裹得紧紧的两个人,站在百花牌蜂王浆的商品架子前就那么站着。我还在想是不是我那么不凑巧遇上黑社会了,正要赶紧走呢忽然听到里边其中一个人说:“喂喂五分钟了你差不多行了啊。”
  
  “是百花啊……”另一个出声深深地叹了口气。
  
  ……
  
  这声音尼玛是张佳乐啊卧槽!然后我就把那个货推车停在那里就看着这两个人了。人好像是察觉到我炙热如火的目光,里边一个转过头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然后拽了拽旁边的人:“走了。” 眼瞧着这两个人要离开,我没忍住立刻冲上去挡在人面前没顾着什么,就是小声地扯了一句话:“张佳乐!”
  
  “不……我不是张佳乐,我就是长得有点像他。其实他没我那么帅啊……”
  
  “你穿成那个样子我看不出来你帅不帅,”我没放过张佳乐这蹩脚的借口,“但是你的声音很有特点。”
  
  “没别的。”我盯着眼前愣着的人,“ 张佳乐你一定会越来越好。
  
  “谢谢。”
  
  “你比张佳乐帅。”我笑了笑,对着他玩了个文字游戏,然后就推着车从货架上拿了瓶百花牌蜂王浆潇洒地挥了挥手跟他说再见。
  
  要是张佳乐心里没百花就不会在看到这个蜂王浆的时候站在着前边五分钟感慨岁月唏嘘曾经。他从来都不适合去做个拼命三郎啥都不说就是干,咬紧牙关往死里锤这种不是你乐爷爱干的擅长干的事。我就希望他能够在用自己舒服的喜欢的方式去打荣耀,能够享受好这个过程。毕竟张佳乐从一开始追求的就是很私人的东西。
  
  而张佳乐本人有那么那么好,他既有侠骨也有柔肠。不管接下来他怎么选择,我都已经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重新给他筑起一堵围墙:保护我方张佳乐!
  

  FIN.

【随笔】猫

  我不知道门口前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猫。家里两扇门,开了一扇后从第二扇门的纱网里看到了这只猫蜷成圈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喑哑着嗓音张着口一声又一声地喊,真像是个拾荒者。若说是无动于衷我怕是太冷血,话语从喉咙出来前又打了几个圈,硬生生把自己原本想说的全部噎了回去。
  
  我转过身从米缸里盛了一勺米拿去洗,完了后把它扔在电饭煲里煮,又从冰箱里把吃剩的咸鱼拿出来跟着饭一并放着给热一热。我撇撇嘴,不知道外面的猫还在不在,要是饭做好了它跑了,那我这餐就白饭淋点酱油添个咸鱼凑活过了。
  
  所幸它没跑。
  
  我拿着一次性饭盒第二次开门的时候看到这只猫死命地往门上那个方框格里钻,整个脑袋连同耳朵都塞成了一方块,面上的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挤在一起,爪子在后头不停地乱抓,可惜都被门上的一层纱网给隔开了。
  
  真是滑稽极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饭盒,接着蹲下身半倚在门边的白墙上,看着它一次又一次地做无用功,却又固执地不肯放弃。邻居家一穿着挺时髦的女人走出来看到这猫在我家门口耍着无赖,尖着声喊让我小心点这猫晦气。
  
  我对着她笑了笑没答应,这猫却立即放弃了对我家门的蹂躏转过身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那样黏着对面的女人。那个人则是眼疾手快地立刻把那扇木质的大门砰地关上,地上仅有的一片落叶随着一阵风飘了起来,而这只身上带着斑白色毛的猫就一头撞在了那门上。
  
  声挺大的,估计挺疼。
  
  那猫低下头晃了晃身上的毛,转过头在原地打了几个圈,停下时那双瞳色不一样的眼睛似乎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口又低声地喊了一次。
  
  不能开门,它会进来。
  
  至于手上的盒饭——我把它放在了门口,与那猫隔了一扇门的距离,是挺远的。我拿起手机随便开了首不知道什么音乐,蹲下身附在门口让猫和我一起听。我知道那猫肯定没听明白,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明白。
  
  我揉了揉有点疲倦的太阳穴,闭着眼狠狠地拧了一下眉,咽了口唾沫后睁开眼便看到楼上有人走下来,毫无意外地被缠上了。那人把伞撑开不断地跺地板,想在窄小的楼梯口转个弯绕开了它,还在百忙之中看了我一眼。
  
  无言,我把那盒饭捡起来后立即把第一扇门关上了。
  
  等到楼梯口的声音都消停了,我再去看,我不确定,那猫现在应该已经走远了吧。我把这两扇门都给打开了,拿起准备好的饭放在楼梯口边上一小角落里。没有停留,转过身立即回家把两扇大门通通关上。
  
  不管它还来不来,那就这样吧。
  
  FIN.